鬼斗.幽冥

最近指绘得安详升天的幽冥解析——
爱第五(尤其宿伞),creepypasta,RHG,APH(包括涵设省拟),刺客信条,妇联基友什么的杂食党。
小幽冥有点专一。
该睡的时候不睡,一只暗系喵。
喜先甜后虐。
喜欢大眼睛的男孩子。
别问我有没有病。
选择困难症是日常的。(我弟表示可以接受)

[海英x现米]英/国绅士变回原不良啦!(二)

◆糖里有块玻璃渣你信吗
◆英沙有注意

————————Go!(^し^)————
现在日/不/落/帝/国正优哉游哉地坐在美/国家里一边喝着热腾腾的红茶看新闻报道“今日德克萨斯州降水过大导致水阵”,一边等美/国买回夜宵。
“咚咚!”
“门没锁,自己进来!”
“几百年没见老朋友你又娇情几分了?”
听见熟悉又欠揍的声音,亚瑟顿了一下立马回过头,正是斯捷潘.布拉金斯基——那个沙/皇/俄/罗/斯老贵族。
“好久不见,老朋友!”亚瑟示意斯捷潘坐下,并明目张胆地搂住对方的腰。
“又精虫上脑了,柯克兰先生?”随即被压在亚瑟身下。
“是的,柯克兰夫人,我的火焰它想吞噬你。”
“请便。”
一样的味道,一样的动作……真是怀念……
但抱歉,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们的时代了。
“可以了,”斯捷潘轻轻推开亚瑟,站起来整理好衣服,“我必须走了。”
“为什么?”
“你要明白,这个世界现在是属于他们年轻人的时代,我们早已成为了历史。”他稍微回过头,灯光照不到他眼里痛苦的泪光,“柯克兰,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
他的身体逐渐透明。
“该去探望一下伊利亚了……”
亚瑟眼睁睁看着斯捷潘的消逝已无回天之力。
这是他最伤心的一次。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可为何你的故乡不放晴?

“亚蒂说说看嘛到底是什么事让你not happy?”阿尔不解地嘟着亚瑟船长。
“阿尔,”亚瑟转过头来一本正地说,“我要走了,我要从你身上拿走一个东西。”
“哎?要走了?拿点干粮吧要带憨八嘎还是chips……唔???”[O]///[O]
亚瑟以吻封唇,使阿尔措手不及,只能任着对方霸道的舌尖在自己的口腔里掠夺他所有的银液。
对于亚瑟来言,这是一个不舍的吻。
没错我只想要你的吻。
“再见了……”他的身体透明到看不见
“咦?”这么快就随随便便走了啊……

“阿尔弗雷德你给我起来说清楚我昨天为什么失身了?!”门万念俱灰地被衣冠不齐的愤怒英/国拍透墙壁。
“哎亚蒂你回到正常样子了吶hero跟你说昨天你@&%$#……”阿尔添油加醋地把昨天的事情说了一通。
“这样的……吗?”亚瑟怔住了。
过去的都过去了,不过还是好好接受未来吧!
“阿尔,听说今天的伦敦是晴天呢。”

The End

咳嗯……解释一下为什么海英消失了可英/国还存在(包括沙俄)
因为他们已经逝去了,只是个灵魂,是上天让他们暂时留在人间见面,而留在人间的唯一方法只有附在后辈身上。
所以消逝的只是海英和沙俄自己的灵魂。

评论
热度(16)

© 鬼斗.幽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