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斗.幽冥

最近指绘得安详升天的幽冥解析——
爱第五(尤其宿伞),creepypasta,RHG,APH(包括涵设省拟),刺客信条,妇联基友什么的杂食党。
小幽冥有点专一。
该睡的时候不睡,一只暗系喵。
喜先甜后虐。
喜欢大眼睛的男孩子。
别问我有没有病。
选择困难症是日常的。(我弟表示可以接受)

心墙

♡普独/独普
♡花梗瞎编
♡合并?普灭?
♡有柏/林/墙

     ★当我终于鼓起勇气去打碎那堵墙时,却发现墙后早已只是荒野雪原。★

          在路德还是很小的时候,年长一点的哥哥基尔接过父亲的重担——抚养弟弟长大,还有打仗。
          这不是一件轻松事。
          每一次的带伤回家,基尔总是得意地笑着说自己打猎时弄的,小路德也总会有些难过地抱抱哥哥的腿。
         
          上一次胃疼是什么时候了?
          没关系……都已经不重要了……
          只知道以前自己喝醉胃疼后都是被哥哥拖回家里灌药来着。
          很久没犯病了,而且还是这么疼。
          路德维希靠着厚厚的柏/林/墙坐下,手中的酒瓶里早已一滴不剩。
          上司下令过很多遍要打碎墙,合并哥哥的家。
          但一直没打碎的,是心墙。

          阿西酱,真是胆小。
          基尔伯特在墙边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鲜红的眼眸装满的却是与内心语气反义的东西。
          不就是一堵墙嘛,打碎了本大爷也……也……不会存在这世上了……

          某天,路德领军,终于有勇气去打碎了那堵墙。
          只剩一片单调的荒野雪原。

END.

          “阿西快来!”基尔手捧一大束正绽放得灿烂的矢车菊,招呼来弟弟并一把塞进对方怀里,“ Alles Gute zum Geburtstag!”
          一束的新鲜普鲁士蓝矢车菊。
         “谢……”
           刚抬起头,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路德只看见满地泪水。

啊贼虐。
@喝可乐的气球

评论
热度(12)

© 鬼斗.幽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