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斗.幽冥

最近指绘得安详升天的幽冥解析——
爱第五(尤其宿伞),creepypasta,RHG,APH(包括涵设省拟),刺客信条,妇联基友什么的杂食党。
小幽冥有点专一。
该睡的时候不睡,一只暗系喵。
喜先甜后虐。
喜欢大眼睛的男孩子。
别问我有没有病。
选择困难症是日常的。(我弟表示可以接受)

哥,你的眼睛有毒[oy]

♡新手文,脑子一热就。。。。。。 ♡主OY(One和Yoyo),附其它CP如JU
♡三个氏族一家亲
♡很早就想吐槽One的眼睛了。。。。。。   
  我应该能逃过One的剑下吧。。。。。。                                  (Begin)     
记得Yoyo没上网之前,每次见到哥哥那副似乎看透世间一切的肃穆脸就总是不自觉地紧张起来(事实上One多数是在发呆),尤其是与哥哥对视时。     
注意上一段落的第一句“之前”。     
现在的Yoyo像被下了什么咒一样,看见哥哥的脸——尤其是眼睛,就会像得了帕金森一样突然捂着肚子趴在地上狂笑,弄不好有时还会抽气晕过去。      
其实能让Yoyo笑成这样的场景还有很多。      
例如过马路时的红绿灯。      
当然也可以把狂暴状态下的Tentionmaru算进去。             “所以Yoyo到底怎么了?”One坐在椅子上手臂放在桌面,亮绿色的眼睛犀利地盯着对面正大口大口吃着巧克力蛋糕的Chuck。      
“别怀疑我啊,”Chuck努力咽下口中甜蜜的蛋糕,为自己辨白,“我可是第一个向你报告Yoyo情况的人啊如果是我我怎么可能给自己找麻烦?”      
One的目光松开了Chuck,不是他。然后又瞄了瞄身旁搂着正揽拌咖啡的Umbrella腰的Jomm。      
就他?      
不可能, Umbrella和Jomm交好后Umbrella把Jomm看得严严的(妻管严?),现在Jomm可没那个机会……      
该死,他怎么敢碰Yoyo?!      
看着被回忆折磨得一脸崩溃(?)的Jomm似乎猜到了什么,狐狸般笑道:喂,你怎么不去问问Zetabrand里那两个叫Shura和Shuriken的家伙?他们最近和Yoyo可是走得很近。”      
One没说话,但他听了。      
因为Nhazul和Tentionmaru来了。       
“Yoyo。”       
“啊?哥?有事吗?”       
“原谅绿……是什么意思?”       
“噗……我……我怕说出来你揍我……”       
“说吧,无所谓的。”       
“好……好吧……哥你听我解释……”       
听完Yoyo解释后——       
为什么当初Hyun设定眼睛时是不同颜色的……       
One举头望蓝天。       
“哥,其实我觉得你的眼睛……有毒……”Yoyo憋笑吐了个槽。
“是吗……”One从崩溃的内心世界挣脱出来,饶有趣味地看向自己的亲弟并步步逼近,“那你有没有毒呢?让哥哥品尝一下?”
“;O;[抖]”早知道就不吐槽了……
然后被亲哥抱到卧室好好“品尝”了一番。

“Shura,今天动画里给老大的形象上什么颜色?” “SSShuriken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准备怎么在医院度过3个月吧……”Shura仿佛看见远处家门口前正抱胸微笑倚在巨型十字架上的“爹妈”。
来自地狱的末世BGM响了起来。
“Shura,我认为我们不如先想想侍会儿能不能活下来吧。”

                             (Finish)

其实在写倒数第三段时脑子突然飘出一首歌——

啊啊这个人就是娘~
啊这个人就是他~

笑抽😂

评论(4)
热度(64)

© 鬼斗.幽冥 | Powered by LOFTER